下拉阅读上一章

章节目录 Chapter 4

  ..o

  r4

  眠眠猛地仰起脖子转过头,看见一双冰冷探究的黑眸,居高临下,毫无温度地俯视着自己。

  他的眼神冷漠,如墨的瞳孔充斥着某种与生俱来的侵略气息,让她很不舒服。不,不只是眼神,准确的说法应该是:这个男人一丝不苟的黑色军帽,锃亮光整不染纤尘的军靴,从头到脚,都令她十分,非常,极其地不舒服。

  董眠眠觉得,这应该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八字不合。

  男人的嗓音低沉醇厚,每个发音都很清晰,原本溢满讽刺意味的词句,从他嘴里说出来,却离奇地不使人反感。她警惕地直视那双眼睛,里面没有预想中的嘲弄或者讥诮,平静无波得像两汪漂亮的死水。

  四目交错只是几秒钟的时间,很快,眠眠就重新低下了头,没有回答,只是飞快地往前走。

  从根本上来说,正常人和蛇精病是没有办法交流的:)。

  偌大空旷的a区狱仓蓦地传出一声异响,在众多欢呼雀跃之中,仓室的门锁次第而开。猩红的光线流转,照亮一张张充斥着暴戾与极度兴奋的面孔。

  无数穿着囚服的高大男人迫不及待地走出了狱仓,前来支援的预警手持防暴盾牌,整齐的脚步声逐渐逼近。警笛阵阵之中,有人用泰语暴跳如雷地怒吼:“谁在控制室?立刻关闭a区所有仓门!”

  然而来不及了。

  混.战从一开始就充斥着血腥,穷凶极恶的罪犯下手狠而重,雨点般的拳头重重落在狱.警们身上。有人想要拔,却被队长厉声喝止:“三十三号仓里有货,老板有交代,不能开.!”

  一个狱.警皱紧了眉,扬起盾牌勉强抵挡着囚犯们的进攻,“队长,那些家伙究竟是什么人?”

  那人扬起警棍用力敲断一个囚犯的臂骨,一声沉闷的低吼中,他面色凝重得有些难看,迟疑地挤出几个字:“……国际雇佣军。”

  难耐的一路沉默,在看见大门的刹那,董眠眠感觉到自己的下巴一痛,下一瞬,她的脑袋被迫扬起,重新看向了那位高高在上的指挥官。

  她忽然有些尴尬。

  初中三年级之前,董眠眠打架就没有输过,无论男女,轻松ko。直到初中三年级之后,她才在老师家长的集体规劝下弃武从文。所以在眠眠的印象中,自己从来没有被任何异性,以这样充满挑衅意味,又无端端有些怪异地,捏过下巴。

  他的目光一如既往的冷淡,俯视着她。那张脸的确英俊,昏暗的光线中,甚至像一座完美的雕塑。

  汗珠顺着光滑的脸颊滚落,滑过精致的下颔线,浸湿了他冰冷柔软的白色手套。

  董眠眠下意识地歪过头,想要将自己的下巴从他的手指间解救出来。然而他的力道加重,丝丝疼痛袭来,她蹙眉,瞬间不敢动了。

  “你看起来很害怕。”低沉的嗓音,平静而疏离,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。

  “……”我不怕才不正常吧……

  她有点无语。他的话不是问句,可是这种姿态,又像在等待她的回话,问题在于,她并不知道该回答些什么。而且也不知是不是错觉,她总觉得,这个男人好像很享受别人的恐惧,她的恐惧。

  眠眠沉默了会儿,余光不经意间扫过他戴着白色手套的修长五指,蓦地一滞——是之前被他强行取走的长命锁。

  “那个……”她皱起眉迟疑地开口,“请你还给我。”

  董眠眠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温和,尽管她索要的是原本就属于自己的东西。然而出乎她的意料,这样一个理所应当的要求,得到的回应令她瞠目结舌。

  他松开了捏住她下巴的手指,然后将躺在掌心里的长命锁微微举高。眠眠以为他要还给她,正准备抬手去接,悦耳平静的声音却从上方传来,淡淡道:“在你向eo支付完所有酬金之前,这个属于我。”

  ……属于他?什么吧唧鬼,逗她么。

  她诧异地瞪大了眼,完全被这句话弄得蒙了神。从她被关进这间监狱开始,她生命中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像是一场恶意安排的戏剧。现在是什么情况?他莫名其妙抢了她的长命锁,现在竟然这么堂而皇之地宣告这把锁的归属权,这也太特么奇葩了。

  眠眠脸皮子一抽,艰难地理解了一会儿,终于盯着那张英俊冷厉的脸挤出几个字来:“……你的意思是,这是押金?”

  进来之后她的手机钱包都被搜刮一空,这个贴身佩戴的纯金挂坠,的确是她唯一值钱的物品。

  他的面容冷漠而平静,没有言声。

  冷风从打开的门洞里吹拂入内,董眠眠格外白皙的皮肤更加毫无血色。她抿起唇,正要开口,之前的南亚士兵却已经走了过来,向高大挺拔的男人行了个非常标准的军礼,沉声恭谨道:“指挥官,直升机已经全部就绪,请问我们何时撤离北孔普雷?”

  他漠然地颔首,“现在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十分简洁明了的对话,没有任何一个多余的字眼。董眠眠抬眼,目光看向空地上停泊着的数架军用直升机,螺旋桨飞速地转动,发出极其刺耳的噪音,连带周遭的气流也变得强劲冰冷。

  白鹰转身,正要走出a区监狱的大门,一个柔和的声音却在背后响起,声线温婉,语气却很焦灼。

  “立刻救救这个孩子,”董眠眠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声音不发抖,冰冷的手指被男孩儿滚烫的体温灼痛。她顿了下,然后抬眼望向身旁面无表情的高大男人,“他又开始发高烧了,拜托。”

  代号白鹰的士兵蹙眉,眼神恭敬而充满询问性地看向指挥官。

  男人低眸,冰冷的视线审度着她,须臾之后,他神色平静地开口,道:“他是死是活,和我没有关系。”

  从见到这群人开始,董眠眠就知道他们不是善类,可是这种冷血麻木的字眼仍旧令她心头一惊。她身形娇小,背着一个十来岁的男孩儿并不是件轻松的事。裙装下白皙纤细的两条小腿暴露在空气中,微微发抖,脆弱而坚毅地支撑着。

  她咬了咬唇,一时间竟然无法反驳。

  短暂的沉默之后,男人收回了视线,冷冷淡淡地扔下一句话,“给她账户,十天之内支付全款。”说完,他低下头,冰凉的气息拂过她被冷风吹得同样冰冷的耳朵,“我是陆简苍,合作愉快,董眠眠小姐。”

  字正腔圆,竟然是汉语。

  “……”眠眠惊愕地瞪大眼。他知道她的名字?怎么可能?她的眸光掠过他手里的纯金挂坠,蓦地反应过来——长命锁上的确刻着她的名字。

  心中一通的翻江倒海,他却已经迈开长腿,面容漠然地从她身旁走过了。

  沉稳有力的脚步声渐远,董眠眠侧目,望着那道挺拔倨傲的黑色背影,内心千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。就在这时,一旁的白鹰提步上前,伸手将她背上的小男孩儿轻轻松松地接了过来,道:“不必担心,军医会为他处理。”

  听了这话,眠眠心头略松一口气。她一面揉着酸痛的腰背一面跟着白鹰往前走,琢磨了会儿,终于小声道:“你们是哪个国家的军人?”她回忆着刚才的几个军礼,似乎是美国陆军之类。

  白鹰回答,“国籍并不重要。雇佣军不忠于民族,只忠于利益。”

  “……”雇佣军?那是个hat……董眠眠整个人都懵逼了。

  然后又听见南亚士兵补充,“汇款账户我会在登机之后给你,希望小姐按时汇款,否则后果会很严重。”

  她还在思考“雇佣军”这三个字,闻言捏了捏眉心,“多少?”

  白鹰说了个数字。

  董眠眠差点儿被自己的口水呛死,她一副吞了个苍蝇的表情,万分艰涩地挤出几个字:“……新客户不能打个折么?”

  “通常不会。”

  “……”卧槽。

  她在脱险的喜悦中沉浸了不到五秒钟,立刻就陷入了另一种巨大的悲伤——如此巨额的一笔数目,她得帮人看多少次风水跳多少次大神才能赚得到……实在太可怕了。

  眠眠思来想去,还是决定为了自己今后的人生挣扎一下,毕竟莫名其妙欠下这么大一笔外债,无论出于什么原因,一时半会儿都很难令人接受。

  在这样的情绪中颠荡了好一会儿,董眠眠小拳头一握,终于决定去找那个勒令她十天之内的男人讲一下价。之前不了解行情,自己真是玛德智障。

  于是,就在白鹰带着她登机的前一秒,她顶着强大的气流吼道:“我可以申请见一见那位陆简苍先生么?”

  白鹰沉默了会儿,然后对着通讯耳麦恭恭敬敬地请示:“指挥官,那位小姐请求和您见面。”

  呲呲的几声电流音之后,静默中断,熟悉而陌生的冰冷嗓音传出,低而稳,“带她过来。”

章节目录 Chapter 4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