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章节目录 第八章

  其他人一听,知道还有好戏看,刚刚站起的身子又坐了下来,一脸的好整以暇。

  慕容耿青碍于这么多人在场,自己不好太过偏颇,于是问:“你还想查些什么?”这已经是默许了慕容青鸾继续查下去的行为了。

  慕容青鸾轻笑一声,缓步走到茜儿面前,俯身说:“既然那是一棵树,你又为何要污蔑我说,那是一个男子呢?”“奴婢说过了,是…是奴婢看错了……”“看错了?”慕容青鸾直起身冷哼了一声,语气蓦然冷厉:“好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,你一个小小的使唤丫头,不确定的事情又怎么敢呈报王爷?说,你到底是受了谁的指使,要这般陷害我?”

  茜儿身体一震,急忙把头摇得像拨浪鼓,“奴婢没有,没有受人指使,奴婢真的只是看错了……”“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。茜儿,你在王府少说也待了有七八年了吧?府里那些惩治下人的手段,你就算没经历过,多少也听说过吧?你要是再这么嘴硬,就不要怪我把那些手段,一样一样在你身上试过了!说,你的幕后主使是谁?”

  茜儿的脸色惨白,趁着额头的鲜红的血迹尤其狰狞。正如慕容青鸾所说,雍王府惩罚下人的手段多而杂,并且极其残忍,比之大理寺的监牢也毫不逊色。那些刑具和手段,足以让人生不如死。“奴婢……奴婢……”瞧着茜儿已经在犹豫了,慕容青鸾忙放轻了语气,循循善诱,“放心,我只是想找出来真正害我的人。你不过是一时糊涂,我不会为难你的!”茜儿蓦地抬眼,直勾勾的盯着慕容青鸾,仿佛想看出她话里的真假。

  。“真的,我真的不会为难你!”茜儿咽了一口唾沫,刚想开口,古蕙兰已经离开座位快步上前,一脚踹在了她的胸口上,恶狠狠的说:“贱丫头,王府的嫡小姐也是你能随意污蔑的?卿怡向来待你不薄,她和青鸾又是嫡亲姐妹,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,居然胆敢毁坏青鸾的名声,你不想活了不要紧,难道要连累别人陪你一块死吗?”茜儿闻言,脸色顿时血色尽失。她又开始不停地磕头,“奴婢该死,奴婢该死,奴婢鬼迷心窍污蔑了二小姐,奴婢该死——”说话间,茜儿趁着大家不注意,一头朝着朱漆的柱子撞了过去。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,等到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,茜儿已经软趴趴的倒在了地上。有下人上前试了一下鼻息,回禀说:“已经断气了!”姨娘少爷们不禁低呼了一声,胆小如鼠的慕容雨夕,已经吓得颤抖了起来。慕容青鸾看着茜儿的尸体,蓦地转头看向古蕙兰,眼神愤恨不甘,“母妃为何要逼死茜儿?”

  古蕙兰像是看不懂慕容青鸾质问的神情一样,眼神轻蔑的瞟了一眼茜儿的尸体。

  “贱丫头,胆敢污蔑王府的千金,真是死不足惜!来人!”“夫人!”“把她的尸体拖下去……喂狗!”“是。”护院应声上前,一人一边拉着茜儿的双脚,就拖了下去。

加载下一章

章节目录 第八章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