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(十补更)

  上午不过才送来了一大盆的衣服,下午便又是满满的一大摞锦袍纱衣,并且特意嘱咐——这些衣服布缎上乘,只能用手搓洗,而且指定了要慕容青鸾负责。

  “二小姐,你看这……”周嬷嬷站在慕容青鸾和送洗衣物的大丫鬟中间,端的是左右为难。

  慕容青鸾知道,这是有人在故意为难她,而为难她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前两天被她狠狠甩了一个耳光的慕容姝瑶,因为来送衣服的大丫鬟正是常年伺候慕容姝瑶的湘儿。

  她在心里暗自腹诽,明知道慕容姝瑶是个记仇的人,还在落魄的时候和她结下梁子,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自作孽不可活吧!

  “小姐,我来洗……”

  臻儿放下了手上的衣服,正要上前,却被慕容姝瑶先了一步。

  慕容青鸾缓步走到湘儿面前微微一笑,明显看到湘儿脸色一变,表情里压制不住的恐惧流泻出来。她一边在心里感叹自己以前的恶名昭彰,一边伸手接过来摞在一起的衣服,然后拿眼睇着湘儿,“怎么?你是要回去复命,还是在这里守着我把衣服洗完?”

  湘儿垂下头,嗫嚅着说:“大小姐吩咐了,要奴婢看着二小姐……”

  慕容姝瑶闻言挑眉,淡声吩咐,“臻儿,打水!”

  “小姐,您是千金之躯,怎么能……”臻儿说话间,便要上前接过慕容青鸾手里的衣服。

  慕容青鸾目光一凛,冷声说:“我不需要不听话的奴婢,打水!”

  “是。”臻儿顿住了动作,继而转身跑到井边,拿起木桶打起了水。

  初春的离邺,空气里依旧沁着微寒,井水更是冷的刺骨。

  慕容青鸾环视了一眼神色各异的众人,面色淡然的把手伸进了冰冷的水中,一件接一件的浆洗着明显崭新的衣物。不一会儿,她就感觉到双手变得通红而麻木,刺痛的冷意仿佛侵入了骨髓。

  “青鸾……”

  柔弱的女声突兀的响起,在场的人齐齐转头看向织岚苑大门。只见一身鹅黄色长裙的慕容卿怡拎着裙摆,小跑着来到慕容青鸾面前。

  她瞧着慕容青鸾冻的通红的双手,语气心疼的说:“青鸾,你可是咱们王府的嫡小姐,是大凛朝堂堂的郡主,怎么能做这等粗活呢?”

  其他人闻言,脸上露出了各异的神色。下奴院的奴婢们有艳羡不已的,也有暗自愤愤不平的,无非是身份的相差才有了如今的天壤之别。周嬷嬷和湘儿则有些提心掉胆,惴惴不安的望着蹲在慕容青鸾面前的慕容卿怡。

  那可是王爷王妃的心头宝,她不用抱怨什么,她只要在向来严苛的夫人面前念叨你两句,保管你吃不了兜着走。

  慕容青鸾抬眸睇着慕容卿怡,那一双澄澈水眸中的虚情假意令她心生厌恶。慕容卿怡故作关切的笑容,更是刺的她眼睛生疼。

  她挡开慕容卿怡要触碰她的手,用只有她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:“我之所以会有今天,还不是拜你所赐?你又何必在这儿猫哭耗子假慈悲呢?慕容卿怡,你这样的嘴脸,我瞧着恶心!”

  慕容卿怡水眸一睁,“你——”

  慕容青鸾轻哧一声,继续埋头洗衣,不再给慕容卿怡上演姐妹情深戏码的机会。慕容卿怡见状,也不再掩饰什么。她眸中假意的关切被蔓延的笑意取代。拿起一旁水桶中的浮瓢,舀了一瓢冷水,直直的倒在了慕容青鸾的手上。

  “这么少的水怎么够洗衣服呢?菱儿!”

  “小姐。”

  “帮二小姐打水!”

  “是!”

  菱儿应声,上前取过木桶丢进井里,提上来了满满一桶冷水。

  慕容卿怡则直直盯着慕容青鸾,冷声下令:“倒!”

  菱儿领了命令,拎起那一桶冷水,不由分说的倒进了慕容青鸾的木盆里。木盆里水本就不少,如今一桶水倒了进去,盆里盛不下便都溢了出来,浸湿了慕容青鸾的鞋子和裙摆。

  这突然的变故,直让周嬷嬷和湘儿看的目瞪口呆,不明白身为嫡亲妹妹的慕容卿怡,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慕容青鸾。

  臻儿瞧不下去了,想要上前却被慕容卿怡身后的婆子眼疾手快的扯住了。

  自始至终,慕容青鸾眼皮都没抬一下,兀自搓洗着衣服。她这般平和的态度,显然更激怒了慕容卿怡。她印象中的慕容青鸾受到这种屈辱,是会暴跳如雷的,是会不管不顾教训她的。她不应该是如今这种淡然的表现,不应该啊!

  “菱儿,继续!”她睨着慕容青鸾,咬牙切齿的吩咐。

  “是!”

  于是,又一桶冷水被从井里打了上来,然后倒进了木盆里。更多的水从木盆里溢了出来,溅起的水花打湿了慕容青鸾的衣服和发髻,使她前所未有的狼狈。

  突然,一声激烈的男声打破了这种单方面的羞辱。稚气未脱的清俊少年疾步走来,挡在了慕容青鸾面前,情绪激动的瞪视着慕容卿怡。

  “三姐姐这是在做什么?莫不是在为难二姐?”

  “柒陌,你怎么会来这里?”慕容卿怡一脸意外的问。

  “我为何不能来这里?”慕容柒陌神态倨傲的反问。

  “你是咱们王府的嫡少爷,这里是下奴院,你怎么能过来呢?快随我离开!”

  慕容卿怡上前一步,想要覆上慕容柒陌的肩膀,奈何少年却像见到洪水猛兽一般,快速的后退了一步。

  “下奴院?下奴院又如何?二姐来得,三姐你也来得,为什么偏偏我来不得?”

  “这……”慕容卿怡一时语塞。

  慕容柒陌转过身,瞧着大半衣衫都被冷水浸透的慕容青鸾,顿时生出满满的愧疚。他俯身搀起慕容青鸾,如小鹿般温顺的眸子里泪光闪烁。

  “二姐,对不起,对不起,我不知道会把你害成这样!”他哽咽着说,拉着慕容青鸾便要向大门走去,“走,我们去找父亲,我要告诉他,那布娃娃是我放到水月轩的,不是二姐的,不是……”

  一听慕容柒陌要将一切和盘托出,慕容卿怡登时慌了。她急忙追上两人,并且挡在了他们前面,“柒陌你不能这么做,这么做不仅会害了我和娘亲,还会害了你的!”

  “我不管——”慕容柒陌打掉凤九夜伸过来的手,嘶声说:“你们想害我二姐,你们是坏人,你们全都是坏人,我要去告诉父亲,我要去告诉父亲……”

  “柒陌!”慕容卿怡急忙命丫环婆子们上前,挡住了慕容柒陌的去路。“事情已成定局,父亲不会相信你的,就算你说了也没用!”

  “就算没用我也要说出来,如果父亲不相信,那我就跪在书房门前,一直跪一直跪,跪到他相信我为止!”

加载下一章

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(十补更)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