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章节目录 第十章

  慕容柒云看人似乎有着独到的眼光,并且精准无比。只可惜彼时的慕容青鸾非但不相信他的话,还私心觉得他是在诅咒她。然而事实却是他一语成谶,而她想后悔却是为时已晚。所以无论是上一世想起慕容柒云,还是这一世再见慕容柒云,慕容青鸾心里都是忍不住的一阵阵愧疚和钝痛。

  次子慕容柒翰是莲姨娘的儿子,莲姨娘是商贾之女,长相是妖媚入骨,说话做事也极为八面玲珑,尤其擅长笼络人心,颇得下人的尊敬,只可惜……生的儿子太不争气。慕容柒翰是慕容家的几个儿子里,慕容青鸾最不喜欢的人。脂粉堆儿里长大的男人,生的倒是一副风度翩翩的模样,只可惜一门心思想着男女的闺中秘事,向来不务正业,交往的人物也多是离邺城中的纨绔子弟。慕容青鸾总觉得,慕容柒翰看她们姐妹俩的目光,总掺杂着别样的心思,让人无端生出厌恶。

  幺子慕容柒陌是古蕙兰所生,也就是慕容青鸾同父同母的弟弟,是雍王府唯一一个嫡出的儿子。他不过十二三岁的年纪,生的倒是一副眉清目秀的模样,性子倒也乖巧,颇讨慕容家所有人的喜欢。

  长女慕容姝瑶是蓉姨娘的女儿。蓉姨娘是将门之后,性格自然也豪放了些,以至于教养出的女儿都是一副飞扬跋扈的性格。虽然身为庶女,慕容姝瑶却是除了比她更嚣张的慕容青鸾,谁都不放在眼里。慕容青鸾和慕容卿怡自然不用多说了。她们是亲生姐妹,都生的花容月貌,有着倾国之姿,本应该是姐妹情深,奈何慕容青鸾一片丹心,全都付诸流水,换来的却是沉痛的背叛。

  幺女慕容雨夕是柔姨娘的女儿。柔姨娘出自书香门第,能吟诗作对,也能丹青抚琴,是个难得的才女,又因为清丽出尘的气质,颇得慕容耿青的宠爱。所以,慕容雨夕自小熟读四书五经,生就了一副温婉的性子。

  慕容家的儿子女儿全都是看似表面和睦,实则各含心思,或者说不止是慕容家,离邺多数的大户人家,大抵都免不了你争我夺,尔虞我诈吧!只是这一世,她绝不会再成为利益倾轧下的牺牲品,她要做自己人生的赢家。慕容青鸾承认,她从来都不是一个多良善的人。人不犯我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必十倍百倍的奉还,所以——“慕容卿怡,前一世你对我做的种种,还有你欠我的一切,这一世我一定会连本带利的讨回来!”这样想着,眼皮竟越来越沉重,不知不觉便睡了过去。

  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微亮,淡金色的日光丝丝缕缕,缠绕在房间的画栋雕梁上,缠绵在慕容青鸾略显憔悴却仍旧美艳的不可方物的容颜上。她眼珠转动,打量着四周的一切。镌刻着繁复花纹的桌椅门窗,全是上好的阜阳楠木。身下是布缎上乘的被褥,触手光滑细腻。屋内的别具一格,一桌一椅,甚至连间隔的屏风,白墙上的字画,都透着一股子淡雅之气。

  这里并不是慕容青鸾熟悉的樱硕园,而是她一直向往的地方——水月轩。水月轩是建在一座水榭之上,不仅建筑风格独特,风景更是独好。从小轩窗中望出去,可以看到青翠的环山和幽碧的湖水,就连扑面而来的都是清新爽朗的气息。

  前世的时候,慕容青鸾便爱极了这水月轩。可惜一直无缘居住,因为慕容耿青将这水月轩当作及笄的礼物,送给了后来年满十五岁的慕容卿怡。而送给慕容青鸾的却是一本《女戒》和一本《女则》,因为那是她第一次没有让着慕容卿怡,执意要得到水月轩。

  。记得当时慕容耿青极为震怒,指着她的鼻子说:“身为嫡姐,居然和妹妹争抢。慕容青鸾,你这么些年的礼仪教养,都学到哪里去了?”想起前世父母对慕容卿怡的偏袒,慕容青鸾胸腔中压抑不已,不由得攥紧了拳头。

  这时,房门被人推开了,一个哭得眼睛红红的小丫头端着托盘走了进来。她一瞧见慕容青鸾醒了,急忙跑到她面前,语气里是压抑不住的激动。“小姐,你醒了!”翎儿眼睛里含着泪,满脸心疼地扶着慕容青鸾坐了起来,并且把盛放在托盘中的瓷碗端到了她的唇边,“这是补身的汤药,小姐赶快趁热喝了吧!”“我不是在樱硕园睡着了吗?怎么会来到水月轩的?”慕容青鸾秀眉轻蹙的问。

  翎儿看着慕容青鸾喝完了瓷碗中的补汤,才开口回答:“是大少爷收拾命人收拾好了水月轩的一切,然后又担心下人粗手粗脚,吵醒了小姐,特意亲自把小姐抱到了这里。”“大哥?”想起那个一身月白长袍的男子,慕容青鸾不禁在心底暗叹,慕容柒云果然和上一世一样,一样的关心她。只是她没想到自己一夜之间就欠了他两次人情,看来算上上一世,她欠慕容柒云的人情债指定是还不清了。

  翎儿看着陷入沉思的慕容青鸾,语气心疼的问:“小姐,你感觉怎么样了?都是奴婢不好,奴婢应该死也要跑出去找到小姐的,这样你就不会被人胡乱污蔑!”慕容青鸾从慕容柒云那儿大致了解到,翎儿在她回来之前,就被府里的嬷嬷强行关进了柴房。想来也是慕容卿怡的主意,为的便是不让翎儿给她通风报信。

  于是,她摇了摇头,勉强的笑了笑说:“明枪易躲,暗箭难防,就算你找到我,告诉了我,我迟早也是要回来面对这一切的!”

  “就算是那样,至少小姐不会是一个人呐!”翎儿说着,眼睛里又闪烁出了泪光。望着眼前十三四岁的妙龄少女,娇俏的小脸梨花带雨,慕容青鸾不禁在心里暗叹,前世今生,翎儿是唯一一个对她好的人!更是唯一一个曾经到死都维护她,不肯背叛她的人!想起最后的那幅画面,慕容青鸾不由分说的把翎儿拉进了怀里,眨了眨眼,把将要夺眶而出的眼泪,又逼了回去,“翎儿,翎儿,再见到你,真好!”“小姐……”慕容青鸾忙收起了激动的情绪,松开翎儿,微笑着说:“翎儿,帮我打一桶热水吧!我想先洗个澡,昨晚走了好几个时辰,浑身都脏兮兮的!”“嗯,奴婢遵命!”翎儿说完,就噔噔噔的跑了出去。慕容青鸾瞬间敛去了笑意,通透的眸子里氤氲出一种叫做恨的情绪。那些情绪如无边的潮水,在她周身泅开。她这此重生,本就是怀着复仇之心,的,而昨晚发生的种种,更瞬间击碎了她对慕容卿怡最后的幻想。

  原来慕容卿怡对她的恨,从这么早甚至更早就已经开始了。既然他们不让她活着,那她便是同归于尽,也要将曾经背叛她的人——扯进地狱!

加载下一章

章节目录 第十章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