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章节目录 第四章

  慕容青鸾不过思考了片刻,就冲到了大道的中央,朝着驶来马车张开了双臂

  如果换在以前,她肯定不会做出这么疯狂的举动,可是如今她只有赌一把了,赢了,她便能安然回到雍王府,输了——她不会让自己输的,她相信老天也会偏爱赌命的人!这一世的她会赌命,却也比任何人都惜命,所以她不会让自己死,至少不会轻易的死!“吁——”果然,马车夫远远瞧见拦车的慕容青鸾,急忙拉紧了缰绳,马儿终于在距离她不过一尺处停了下来,焦躁的打着响鼻。车夫亦是一脸愤怒,忍不住低吼:“大半夜的拦车,不想活了?”

  慕容青鸾哪里还管得了那么许多,她见马车停了下来,便径自跪在了道路中央,“小女子有难,恳请马车的主人出手搭救!”车夫瞧着慕容青鸾目光恳切,而且时值夜半,如果不是真的有难处,她一个女子又何苦当街拦车?“小姐?”车夫转头,请示意性的唤了一下车里的人。

  车里的人具体说了什么,慕容青鸾没有听清,只是车夫转回头后,面上尽是为难之色,“姑娘,不是我家主人不肯帮你,实在是我们赶时间……”“我不会浪费你们太多时间,只要把我送到临街的雍王府便可!”

  慕容青鸾打断了车夫的话,低垂的子里情绪看不分明,但是不肯移动分毫的身体,却让车夫不禁皱起了眉,“姑娘,你怎么听不懂……”

  “慕齐。”极悦耳的声音从马车里传出,声音仿佛黄鹂一般。慕容青鸾不由得抬起头,突兀的和一双美丽的眸子撞在了一起。眸子的主人身穿粉红色的绣花罗衫,下着珍珠白湖绉裙,那瓜子型的白嫩如玉的脸蛋上,颊间微微泛起一对梨涡,淡抹胭脂,使两腮润色得象刚开放的一朵琼花,白中透红。簇黑弯长的眉毛,非画似画,一双流盼生光的眼睛,那诱人的眸子,黑白分明,荡漾着令人迷醉的风情神韵。珍珠白色的宽丝带绾起,本来就乌黑飘逸的长发却散发出了一股仙子般的气质。长发及垂腰,额前耳鬓用一片白色和粉色相间的嵌花垂珠发链,偶尔有那么一两颗不听话的珠子垂了下来,竟然更添了一份亦真亦幻的美,手腕处带着一个乳白色的玉镯子,温润的羊脂白玉散发出一种不言的光辉,与一身浅素的装扮相得益彰,脖子上带着一根银制的细项链,隐隐约约有些紫色的光泽,定睛一看,只是紫色的晶石罢了。

  “你说雍王府…你是雍王府的人?”女子眯起了眼,声音清甜。

  “是。”慕容青鸾友好的回答。“我是雍王爷的嫡女慕容青鸾……”她言简意赅的说明了自己的处境,以及雍王府门前徘徊着不轨之徒的事情,却下意识的省略掉了事情的起因。家丑不可外扬——这个道理她还是懂的。大抵是慕容青鸾倾国倾城的容颜让女子意外,她微笑着说:“不过是一些蛇虫鼠蚁,居然也敢这么不自量力……”说完,她便放下了掀着车帘的手,声音温和的说:“上来吧!”

  “谢谢!”慕容青鸾道了谢,便走到马车旁和慕齐并肩坐在了一起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车里那位美丽的女子总是善意的盯着她看,不时啧啧两声。

  “坐进来吧。”半晌,女子甜甜的说。

  马车里面的实际空间,比它外表看起来要大得多。女子坐在马车的一侧,马车中央点了一盏昏黄的油灯,用灯罩罩着。慕容青鸾在女子的对面坐了下来,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下对面的女子。她衣着不凡,腰间一个玉佩极为突出,慕容青鸾看到玉佩上隐隐约约刻着一个衿字,这个人,到底是谁呢?照理说这样身份不凡的人,她上一世应该不会没见过,而如果真的见过的话,不可能一点印象都没有。突然,她想到了一个人———赫连子衿,当朝皇后的亲生女儿,当今圣上最宠爱的女儿子衿公主。

  “你是?子衿公主?”慕容青鸾脱口而出。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作者有话说:感谢大家的支持,九鸾会加油的↖(ω)↗

加载下一章

章节目录 第四章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