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

  慕容青鸾毫不留情的揭穿和嘲笑,让何雷后背顿生出一层冷汗。他支支吾吾的说:“实在是因为你们长得……太像了,我想一般人都分辨不出来吧!”

  慕容青鸾点点头,“是个牵强的好理由!那我再问你——”她松开慕容卿怡,倾身盯着何雷闪烁的眼睛,目光如炬的说:“你说二小姐是你的心上之人,那请问二小姐喜欢什么?讨厌什么?擅长什么?不擅长什么?还有——她又中意你哪一点?”

  “这……”何雷又是哑口无言。“这什么?这么简单的问题你都回答不上来,还敢说二小姐是你的心上之人,不觉得太可笑了么?”慕容青鸾冷声质问。

  何雷终究还是垂下了头,一言不发。

  慕容青鸾满意的勾唇一笑,转身看向坐在上首的慕容耿青。

  。“

  父亲,这何雷根本就是一个满口谎话的骗子,他根本就不认识我,也和我没有半分关系,倒是卿怡……”

  她侧头看向甫一坐下的慕容卿怡,“这个男子可是在你的夜兰苑发现的,你就不想说些什么吗?”慕容卿怡没想到慕容青鸾会突然针对她。她缓缓站起身,犹豫着问:“青鸾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难不成是说,是我在和这个男子私会么?”

  “我可没有这么说,我只是觉得既然这个男子是在夜兰苑发现的,必然和你脱不了干系,仅此而已。

  “青鸾,你胡说八道些什么?卿怡她怎么会和这种人有干系?”古蕙兰猛地一拍桌子,厉声斥责。

  慕容青鸾看向愤怒的古蕙兰,目光从容的说:“夫人,现在不是我要说什么,而是事实摆在眼前不是吗?一个说是受我相约前来的男子,却对我一无所知,反而出现在了跟我容貌极其相似的妹妹的院子里,这很难不让人猜测呢!”

  本来思路还有些混乱的人,经慕容青鸾这么一提醒,顿时如同醍醐灌顶。这么说来,应该是慕容卿怡和男子私会,却又不想暴露了身份,于是假借了慕容青鸾的名义。所以男子才会出现在夜兰苑,才会对慕容青鸾一无所知。

  “我没有,娘,我没有……”慕容卿怡立刻泪盈于睫,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。

  古蕙兰心疼的看了她一眼,转而睇向何雷,想学着慕容青鸾的方法质问何雷。慕容青鸾早就猜透了古蕙兰的想法,于是立即跪了下来,沉声说:“父亲,其实有一件事我一直都没有说。

  “什么事?”“相国寺之行的那晚,茜儿说因为天色昏暗并没有看清是人是树,现在我怀疑,那天茜儿不是错把树看成了人,而是错认了我和卿怡!”

  “你是说,茜儿的确看到了有人和男子私会,而那个人不是你?”

  “是!”慕容青鸾一脸镇定的说。

  慕容耿青身体一颤,早已听不到古蕙兰在一旁说什么了。他只知道,慕容卿怡不仅在相国寺后山私会男子,如今竟然把那奸夫邀约到雍王府来了。“慕容卿怡,你——你简直太让我失望了!”慕容耿青颤巍巍站起身,怒极了说道。

  慕容卿怡急忙跪在了地上,哽咽着说:“父亲,父亲女儿没有啊!女儿没有私会男子!女儿没有啊!”她转而看向慕容青鸾,“青鸾,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?你为什么要冤枉我?”

  慕容青鸾回头,回视着慕容卿怡,“卿怡,你既然心有所属,又何必瞒着父亲和母亲呢?他们那么宠爱你,一定不会介意何镖头出身卑微的。”

  “你,青鸾,你——”慕容卿怡情绪一急,顿时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。“卿怡!”古蕙兰惊呼一声,急忙跑到慕容卿怡身边抱起她,“卿怡你怎么了?是心疾又犯了吗?大夫,快去叫大夫!”

  “是!”菱儿急忙跑了出去。

  “你们还愣着干什么?还不快把三小姐抬进内室的榻上?”古蕙兰对身后的丫环说。

  “是,夫人!”丫环们急忙上前,七手八脚的抬起慕容卿怡,小心的向内室走去。

  不一会儿,秦大夫背着药箱匆匆过来了。他甚至都没有来得及行礼,就直接被古蕙兰推进了内室,而她则一脸焦急的跟了进去。自始至终,慕容耿青都面色冷凝的坐在椅子上。

  “阎琛。”他冷声喊道。

  “老爷!”

  慕容耿青睨了一眼准备趁着慌乱溜走的何雷,眼角眉梢都是到极致的厌恶。

  “我不想再在离都看到这个人!”

  “是,属下知道了!”

  阎琛三两步上前,一个手刀砍到了何雷的后颈,把他打晕了过去。然后,他命人把何雷带了下去。又过了一会儿,秦大夫从内室走了出来。

  “秦苏,卿怡的心疾如何?”慕容耿青还是忍不住关心的问到。

  “回王爷,三小姐不过是气急攻心而已,并无大碍!”

  “有劳秦大夫了!”

  “王爷客气!秦某告退!”秦苏略一拱手,便背着药箱离开了正堂。

  秦苏刚一走,更古蕙兰后脚就从内室走了出来,一瞧见慕容耿青,立刻抹着眼泪说:“现在女儿被你气倒了,你开心了吧?你满意了吧?”慕容耿青板起脸,“你这说的什么话?说白了这还不是因为你,是你一直宠着她,惯着她,她才敢这么胡来!”

  “老爷——”

  “好了!”慕容耿青一挥袖子,虽有些不忍心却还是沉声说:“等她心疾好些了,就去祠堂面壁反省去吧!”

  “老爷,卿怡身体那么弱,怎么能去跪祠堂呢?”古蕙兰不敢相信的问。

  “国有国法,家有家规。她如果因为身体柔弱就可以免罚,那以后别人一听要受罚都开始装病了,到时候我以后还拿什么治家?”“老爷……”

  古蕙兰还想再劝,却被慕容耿青狠狠一瞪,“就这么决定了!”说完,他就大步离开了。

  慕容耿青是一家之主,他一离开,整个大堂的威压顿时减轻了不少。照理说高门大户的人家,正妻和姨娘的尊卑以及嫡庶之别应该很明显,但是由于慕容家几代都是军伍出身,对于府中的规矩虽然严厉,但是却没那么严格的尊卑之别。

  相对于雍王妃的家世背景,其他几位姨娘在娘家也都是千金小姐。

  虽然出身不同,但是骨子里都是一样的高傲,所以她们才会不那么畏惧雍王妃。

  这不,慕容耿青前脚离开,蓉姨娘就坐不住了。她看都不看雍王妃一眼,直接扯着慕容姝瑶离开了。慕容青鸾隐约听到她对慕容姝瑶说,“平日里千宠万惯的,这下好了,转眼就倒贴给别人了!”

  慕容青鸾不禁在心里暗笑了一声。这蓉姨娘倒是个性格直爽的人,可惜没读过什么书,识的字也不多,说起话来真是句句逗趣。不过反观古蕙兰的脸色,似乎就没那么好看了。她睨着蓉姨娘远去的背影,眸色里渐渐郁积起了阴翳。

  有人率先离开了,莲姨娘自然也就不想多呆了。她媚笑了一声,唤着还端坐着的慕容柒翰,“还愣着做什么?你父亲都走了,咱也不在这儿凑热闹了!”

  慕容柒翰闻言站了起来,对着慕容青鸾意味不明的笑了笑,然后紧随着莲姨娘离开了。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今天我们要过六一儿童节喽!随便提前祝贺各位小朋友六一快乐!拜拜!

加载下一章

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