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章节目录 第二第十章

  如果说,在慕容家有谁是慕容青鸾最不想伤害的,那个人一定是慕容柒陌。他说到底只是一个孩子,一个年少气盛却容易被人蛊惑的孩子。

  慕容青鸾便是要用这一次教训,让慕容柒陌自己学会成长。

  慕容柒云似乎能理解她的良苦用心,于是无奈的轻叹,“你自己觉得好便是好吧!至于织岚苑那里你不用担心,一切有大哥在!”

  慕容青鸾点了点头,织岚苑的事情她从来没有放在心上。不过是一些粗鄙的仆妇,比起心怀叵测的慕容卿怡,她们简直不足为题!

  不过想到刚才慕容柒云的处处维护,慕容青鸾的眸中浮现出不解,“……大哥为什么那么相信,我是冤枉的?”

  慕容柒云轻笑道:“大抵是觉得你再不济,也不会玩弄那些恶俗的东西罢……”

  “大哥,所言甚是!”慕容青鸾眉眼带笑的应和。

  回水月轩收拾衣物的时候,翎儿一直苦着一张脸,剔透的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儿,嘴里更是止不住的碎碎念。

  “小姐,这明显是三少爷在陷害你嘛,你为什么不说呢?”

  慕容青鸾轻叹一声,停下了手上的动作,板起脸睇着翎儿,“这些话私底下说说便可,对外可不能这么说了,对三少爷不好!”

  “小姐……”翎儿抽了抽鼻子,语气里尽是不满。

  “记得,这件事不要告诉外人哦!”慕容青鸾头也不抬的说完,便拎着收拾好的包袱,向门外走去。

  翎儿瞧着慕容青鸾若无其事的走了出去,一脸郁闷的跺了跺脚,急忙追上前,不由分说地接过她手里的包袱,“小姐,让我来!”

  “你呀!我不过是去织岚苑受罚,又不是下了地狱!”

  “小姐不知道,织岚苑那样的地方,比地狱还要可怕!”翎儿扁着嘴,说话间又要落下泪来。

  “是么……”那是因为你还没有见过真正的人间炼狱!

  十七年,整整十七年,她被砍了双腿,无论晴天阴天,无论刮风下雨,她都对着面前的铜镜,看着自己年轻的容颜一天天衰老,看着曾经艳绝离京的第一美人,变成了一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怪物——还有比这个更残忍的吗?

  慕容青鸾眸底袭卷的滔天恨意,让翎儿有些畏惧,“小姐……”

  “我没事,我们走吧。”她几乎在瞬间收敛了一切,快得仿佛那些都只是一个人的错觉。

  去往织岚苑要经过王府的花园,而在这条必经之路上时常会遇到一个蛮横无礼的拦路虎——慕容姝瑶。虽然一开始就做好了准备,但是慕容姝瑶在看到琉璃八角亭中那个花枝招展的身影时,还是感觉到了太阳穴的凸凸狂跳。

  慕容姝瑶似乎总能把各种华贵的衣服,穿出一股子庸俗的气质来,而且每一次比上一次都能突破人类所能承受的极限。

  “哟,瞧瞧这是谁呀?不是咱们王府的二小姐吗?”

  远远的听到了慕容姝瑶夹带着嘲讽的声音,慕容青鸾下意识的加快了步伐,却仍旧没能躲过这场浩劫,因为慕容姝瑶已经风一般或者疯了一般,刮到了她面前。

  在慕容青鸾关于前世的记忆里,慕容姝瑶似乎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揶揄她的机会,并且以此为乐!

  ,果然,只见慕容姝瑶风风火火的跑来拦住了慕容青鸾的路,得意之色溢上了眼角眉梢,“二妹这是去哪儿呐?噢,瞧我这记性,怎么给忘了,你现在不是王府的二小姐,而是织岚苑的下—等—奴!”

  慕容青鸾对慕容姝瑶的性子还算了解,知道她是那种你同她较真,她便愈发不依不饶的人。所以她干脆站定在原地,瞧着兀自喜上眉梢的慕容姝瑶在那儿自娱自乐。

  她今日是着实没有心情和慕容姝瑶吵,不然又岂会让她那般得意洋洋?

  “二妹为什么不说话?是觉得愧疚吧?也是,卿怡再不济也是你的亲妹,居然狠心用巫蛊之术诅咒她,啧啧啧,真是心如蛇蝎!”

  慕容青鸾依旧站在原地,脸上是极淡的表情,仿佛对慕容姝瑶的话充耳不闻。可是她能如此淡然的面对慕容姝瑶,翎儿可就不一定了。

  “大小姐你……”

  “啪——”

  翎儿最见不得别人欺负自家小姐,她刚要替慕容青鸾鸣不平,就被慕容姝瑶狠狠甩了一个耳光,“贱蹄子!主人家在一起说话,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奴婢插嘴了?”

  与其说不愿同慕容姝瑶争吵,倒不如说不屑和她争吵,因为在慕容青鸾的认知里,慕容姝瑶这等没有头脑的女人,根本不够格做她的对手。所以嘲笑也好,奚落也罢,慕容姝瑶给,那她便受着!

  可是慕容姝瑶千不该万不该,不该动手打翎儿——那可是重生后慕容青鸾最在乎的人,是宁愿自己堕入地狱也要保护周全的人!

  于是她几乎是在慕容姝瑶手落手的下一刻,以猝不及防的速度还给了她一个耳光。

  “慕容青鸾,你打我?你居然动手打我?”慕容姝瑶呆愣片刻后,便回过神来,捂着左脸大叫。

  “翎儿是我的人,不是随便谁都能碰的,而且……”她直勾勾的盯着慕容姝瑶,眸子里的锋芒似乎冷到了极致,声音亦如是,“在我还没踏进织岚苑之前,我仍旧是雍王府的嫡小姐!”

  慕容青鸾故意在嫡小姐三个字上咬重了读音,果然瞧见慕容姝瑶脸色一白。

  慕容姝瑶说到底还是畏惧慕容青鸾,尤其是莫名凶狠起来的慕容青鸾,所以尽管挨了一巴掌,她还是压制住了心底的愤怒,垂着头没敢应声。

  “我们走。”慕容青鸾瞥了她一眼,冷哼一声大步向前方走去。

  上一世的时候,慕容青鸾从来没有去过织岚苑。当然,以她王府嫡小姐的身份,也万不会踏足那种在她眼里只容贱奴居住的地方。没想到如今她却要住进这里为奴为婢,倒着实讽刺。

  翎儿刚刚把慕容青鸾送到织岚苑,就被夫人找借口唤走了。慕容青鸾只好接过她手中的包袱,一个人朝着掌事周嬷嬷的房间走去。

  一路上免不了经过浣洗衣物的院子,这时每个人都停下了手上的工作,对着她行注目礼。

  慕容青鸾知道,那是因为自慕容耿青继任家主以来,已经好久都不曾有小姐被罚到织岚苑了。

  “都愣着做什么?还不快干活!小心做不完没饭吃!”女人洪亮的声音突兀的响起,夹带着尖酸和刻薄,把打量慕容青鸾的一众仆人吓了一跳,她们纷纷低下头继续干活。

  慕容青鸾看向掐腰站着的女人,约么三十岁的模样,长得膀大腰圆,很是壮实,应该就是翎儿向她提起过的织岚苑掌事周嬷嬷了。

加载下一章

章节目录 第二第十章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